PE二级市场暗潮涌动,短期机会还是长期策略

经济观察报记者胡中彬“我们是做‘接盘’基金的。”  在今年的各种私募股权投资论坛上,总活跃着一群人向各投资机构的高管们递上名片,并附上上面这句简单的介绍。  这些人口中所说的基金,便是被业内俗称为“接盘侠”的S基金,即专门参与PE二级市场投资的基金。  2011年之前热火朝天设立的私募股权基金们,正处于集中退出的时间点。而伴随经济转入下行期,在“钱紧”氛围弥漫的境况下,十年繁荣后泡沫消退的PE市场,GP和LP们正深陷退出困局。  救场者S基金应运兴起,成为市场中为数不多的热点。  不少有名气的投资机构们推出了专项S基金,一些专门管理S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开始出现,而母基金、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等也纷纷把S基金变成了重要的布局。一时间,过去几年时间里一直不温不火的S基金迅速兴起并大放异彩,甚至不乏让一些从业者们开始有S基金“过热”的感觉。  迅速兴起  北京某第三方财富公司机构合作专员张玲便是活跃在各个股权投资论坛上换名片和推销S基金的人之一。她工作年限并不长,对股权投资领域也无太多积累,因此“跑会”已经成为了她今年年中以来的重要工作之一。她的任务就是要同市场上主流的股权投资机构们建立起联系并协助公司建立信息数据库,帮助公司从这些GP手中寻找到接盘LP投资份额的机会。  张玲所在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目前成立了多只关注私募股权投资的母基金,母基金当前关注的一个重点方向便是PE二级市场的投资机会。  通常来说,PE二级市场主要指从原有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LP手中购买相应的投资权益,也包括从GP手中购买私募股权基金持有的部分或所有的投资组合,S基金即是专门参与这些交易的基金。  
S基金起源于欧美市场,尽管历史也不长,但发展迅速,现在已经比较成熟,成为一级市场中一个非常常见的群体。而中国的S基金和PE二级市场则仍然处于市场摸索阶段。  事实上,国内S基金从2013年之后开始逐渐发展,投资机构、交易所、第三方服务机构等曾纷纷试水,但市场并不活跃,募集数量和募集规模一直比较缓慢,整体规模不及欧美市场的十分之一。  投中信息在今年上半年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集的基金类型以成长期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为主,国内显少见到S基金,国内S基金规模大约在200亿左右。  但今年,S基金时来运转,转眼成为了在哀声一片的一级市场中,难得的明星。  目前最新的消息是,深创投正在募集一只专项S基金,目标规模是100亿元,这凸显深创投对S基金的信心。在当前的环境下,要募集到一只100亿元的投资基金,难度非同一般。  作为国内最早探索S基金投资的基金管理人之一,歌斐资产也正在募集最新的一期S基金。歌斐资产自2013年成立第一期“S基金”开始,目前已经管理了4期人民币“S基金”,其中也不乏一些大型保险机构参与。  “我们一直在布局PE二级市场的业务,这对母基金来说是很常规的一种业务类型。”另一家大型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总裁称。  事实上,目前国内从事S基金业务的机构有一些知名GP、母基金和一些财富管理公司,也纷纷将S基金作为一个重点的布局,整个一级市场对S基金的认知度也越来越高。  好时机?  “PE/VC基金今年募资特别难,尤其是个人LP们现在都比较保守,我们下半年重点推的就是S基金,当成是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投资机会来推,对LP们来说吸引力就变大了。”张玲称。  
S基金的逻辑并不复杂。私募股权基金的LP在基金清算前由于各种原因出现了转让出资份额的需求,或者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的未上市公司股权有转让的需求,这给S基金提供了以一定折价来购买这些资产的机会。  客观而言,能以一定的折扣价购买目标资产,避开了前期项目的资金投入期,因此,S基金有效降低J曲线效应,也可获得更短的回报周期、更高的回报率。  投中信息的前述研究报告调研的信息显示,S基金IRR平均表现比VC/PE基金高,一般在16.7%左右,VC/PE基金在12.6%左右。  当前,国内A股市场表现低迷,PE/VC投资项目退出不畅,作为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LP群体的民营企业主们中不少都面临流动性困境,这使得这些LP们转让变现投资权益的需求异常迫切。  而一个更严峻的事实是,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存续期大多数是7年,加上一定的延长期,2011年之前设立的基金已处于必须要退出的时间点,但退出渠道有限,一级市场的“堰塞湖”现象愈发凸显,GP和LP都有寻求退出路径的强烈需求。  投中信息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起至2013年,中国市场上共成立5029只私募股权基金,募资规模达3717亿美元。“2011年、2012年成立的基金是非常多的,但后来资本市场情况也并不理想,所以他们面临很大的退出难题,这就带来了S基金未来几年比较好的投资机会。”TR资本合伙人修志明称。TR资本是一家专门从事PE二级市场业务的投资机构,其创立于2007年,总部设在香港,聚焦于亚太市场。  
PE二级市场业务是一个周期性非常明显的业务,尤其是宏观经济形势低迷的时候,反倒是二级市场繁荣的时机。  
TR资本成立时,正是次贷危机之时。“2008、2009年的时候,是非常好的二级市场投资机会,从当时的二手市场基金来看,整体业绩很不错。TR资本在2007年成立的第一期基金也同样取得了很不错的回报。”修志明称无法披露当时这支基金的确切业绩,“但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我们第一期基金的LP中有90%都继续投资了我们的第二、三期基金。”S基金的出现也的确为PE/VC基金的退出增加了一个渠道。“今年我们近30%以上的投资组合是出售给了S基金买家,这在以前来看都是不现实的。”国内某知名PE机构负责人称。  挑战与机会  
S基金的大热,为中国PE二级市场带来了更多生机,但依旧前路漫漫。“现在S基金很热,既开心又恐慌,开心的是大家都在谈这事,和前几年谈母基金一样,担心的是又怕一拥而上。”歌斐资产私募股权投资合伙人饶智感慨称。  饶智的顾虑不无根据,即便只是快速发展了短短一年时间,但S基金大热的问题已经开始显现。“比如我接触到的一些二手份额,资料包都还没看完就被别人抢走了,这是一个完全非理性的状态。对于机构来说,要评估这些资产包的价值、退出能力等,只是现在这个还没开始做,别人一看打折就抢走了,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是坑?”  但事实上,PE二级市场交易的资产评估、估值谈判并非易事。  一级市场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且私募基金投资组合较大,更难以进行准确的价值评估。此外,目前中国境内能够起到发展和完善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的中介机构较少,多数财务顾问、咨询顾问、会计师、律师事务所并不具备相关的交易经验。这也是前几年中国PE二级市场发展缓慢的原因之一。  多位S基金从业人士也都坦陈,当下中国市场的S基金之间同质化竞争激烈。S基金参与交易的资产购买一般会要求原资产持有人给予一定的折扣,而这个折扣的幅度取决于项目的估值情况及市场供求关系。对于头部PE/VC基金的LP份额转让,在市场上关注的机构众多,很多时候就变成了价高者得的游戏。  “有时候因为意向买家过多,我们甚至都考虑过要委托专门的投行来进行操作。”前述国内某知名PE机构负责人称。  但从国外成熟市场来看,PE二级市场业务并不简单只是LP份额转让、未上市公司股权转让这么简单。  修志明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以TR资本为例,其目前已进行超过34项交易,在PE二级市场业务方面积累了较多的经验,除了购买其他GP持有的未上市公司股权、购买其他基金的LP份额外,另外一个重要的业务类型是对其他基金进行整体性的重组。  修志明称,有GP管理的基金存续期快到了,这个基金运营的情况并非特别优秀,基金的IRR很多时候低于8%,但其中也还有些不错的资产。这种情况下,GP就面临很尴尬的现实,一方面,由于基金业务未并不算理想,GP很难获得超额收益分成,另一方面,GP很难吸引到更多LP再募集到新的基金。  而他认为这时重组这类基金的大好机会就出现了,“因为存续期快到了,基金会考虑变现。如果只是把持有的资产卖掉,很有可能变成GP、LP多输的局面。”  而TR资本则会对这类基金持有的资产进行深入分析,去评估其中资产的真实价值,若发现这些资产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便会考虑介入,而介入的方式便是整体性的对基金进行“重组”。  由于考虑到原GP对其持有资产的熟悉程度较高,大部分情况下TR资本会和原GP合作,再给GP两三年时间,让其继续管理这些资产,但TR资本会积极参与退出策划,并会给GP一部分管理费,同时,按照重新计算TR资本进入后的IRR水平,如达到一定的水平,TR资本也会给予GP进行激励,这相当于是给了这个GP一次重生的机会。  当然,这类业务是一个更加复杂的业务,资产包里面的资产很多,需要分别进行很深入的评估。而从操作的流程来看,原来基金背后都有很多LP,还是要费很多功夫说服这些原来的LP接受方案,往往需要花半年以上时间来完成交易。  “欧美市场PE二级市场交易是非常成熟的,中国还是一个相对新兴的事物。国内大多数做PE二级市场业务的机构其实做LP份额转让的更多,并没有经验去做买老股、整体重组。”修志明认为。  事实上,对国内一级市场来说,这还有些距离,一个细节是,投中信息的调研数据显示,超过半数以上的PE/VC机构称暂不考虑参与PE二级市场业务,“接盘侠”的成长还有很长的路。

2019年4月17-19日,由投中网、投中信息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外滩W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看多中国”,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万亿存量吸引

近年,在私募股权市场的蓬勃发展下,私募股权转受让投资基金(S基金,即Secondary
Funds,PE二手基金,私募股权在机构投资者之间相互转让)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

PE二级市场暗潮涌动

对于海外市场而言,S基金已经成为海外PE市场退出的主要方式之一,甚至超过了IPO,这大大不同于中国的PE市场退出结构。2018年,私募股权转受让由于具有价格优惠、投资标的明确及有效降低J曲线效应等特点,目前正逐步成为市场上的一个投资趋势,GP、LP参与S基金交易的积极性正在迅速提高。

□本报记者 刘宗根

歌斐资产,是国内最早探索私募股权转受让投资的基金管理人之一。在此次峰会上,歌斐资产合伙人饶智就S基金进行了精彩分享。他表示,S基金在中国发展尚处于早期,面临信息不对称、估值难、生态系统不完善等问题。母基金在做好数据积累和估值方法论的条件下,能够挑选到一些好的投资机遇,并积累投资经验。

“区域融媒体移动资讯龙头企业,转让股权比例保密,转让份额5000万元,项目所属阶段C轮,意向投资机构50家,交易状态进行中。”

美高梅手机版网站登录 1

近期,在国内某股权转让服务平台官网上,一则关于老股买卖的信息被挂出。所谓的老股买卖,实际上就是鲜为大众熟知的PE二级市场。

美高梅手机版网站登录,歌斐资产合伙人饶智

PE二级市场是个“舶来品”。2012年,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联合多家机构发起设立“中国PE二级市场发展联盟”,拉开了“中国版”PE二级市场发展的序幕。

以下为饶智在“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精彩演讲实录,投中网整理。

六年过去了,当初被寄予厚望的PE二级市场,在股权投资退出压力不断升温的当下,再度成业内关注的焦点。

感谢投中给予歌斐这样的机会,我们也非常有幸能够与投中继续合作,第二次发布我们关于S基金的年度报告。关于这一报告的详细内容,在随后我们会通过投中正式对外发布。

万亿存量的吸引力

从2018年开始,我们接触多最多的市场上的新宠,是S基金。很多人问我们关于S基金的各种细节和操作模式。对于国内而言,我们刚刚经历过2018年去杠杆这样一个大年,在市况萧条和预期悲观的情况下,在中国发展历史不足10年的S基金,正在成为市场上新的“宠儿”,为PE市场提供了流动性。

上述挂出老股买卖信息的,是国内比较知名的一家非官方背景的股权转让服务平台。“截至目前,平台撮合了二三十笔交易,合计金额十几亿元。”该平台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之所以成立PE二级市场转让服务平台,正是看到了股权投资的退出压力。

我们的报告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是对标海外成熟市场,去观察海外过去有哪些变化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第二个是中国S基金发展的现状,以及我们应该怎么做。S基金海外发展成熟,国内尚处早期

对于大多数业内人士而言,谈到PE二级市场,不能绕过的,一定是私募股权投资的流动性问题。按照市场的主流观点,PE二级市场主要指从已经存在的LP手中购买相应的私募股权权益,也包括从GP手中购买私募股权基金中部分或所有的投资组合。

全球范围内来看,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的S基金交易量都在保持上升,最近三年交易金额超过110亿美金,2017年达到470亿美金的顶峰。而在中国,S基金只有几百亿人民币的市场。

相比国外,“中国版”PE二级市场起步较晚,直至2010年,国内才陆续有一些小规模的实验。此后以歌斐资产为代表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相继推出“S基金”(专注于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的基金),不过数量依然较少。

海外的S基金同时包括了房地产、VC等多个资产类别和参与者。

业内人士介绍,现阶段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退出格局是:10%能够并购,10%能够IPO,20%会死掉,60%在发展过程中。换句话说,也就是有百分之七八十的项目是没有办法退出的,这也倒逼了PE二级市场的发展。

在交易类型上,从简单的买卖份额,到复杂的结构化设计,GP主导了整个交易。在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S基金折扣率大大提升,随着近年市场回暖,目前平均是八九折的水平。

那么,LP和GP退出的压力到底有多大?根据清科数据,过去10年,国内存量股权投资管理规模超过6000亿美元,每年新增投资规模1000亿美元。尽管市场已经累计退出了2500亿美元,截至2016年底,市场上仍有5000多亿美元,相当于3万亿元的存量投资项目等待退出。

在投资策略中的地位上,S基金实际上是母基金投资策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S基金和首次投资、直投(Direct
Investment)共同组成了母基金的“PSD”策略。

PE二级市场分析师王雪认为,未来3年还将有接近1万亿人民币的资本流入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尽管进入资金庞大,但是国内PE目前主要依赖的退出渠道还是IPO和并购。“未来随着更多基金到期期限的临近,GP的流动性压力必将骤升,PE二级市场可以为这些GP们提供第三条重要的退出路径。”

国内则有所不同,目前主要的参与者以中金、歌斐、国开和深创投等母基金为主,市场尚处于早期培育阶段。

“不管LP还是GP,都有及时退出的现实需求:一是国内基金普遍周期短,LP退出压力大;二是GP开募新基金前,退出业绩必不可少;三是投资人希望落袋为安,比如说1000万元估值投进去,现在10亿元估值转让已经赚了一百倍;四是投资人战略方向发生调整,或者持股比例较低,没有太大的战略价值;五是原来合伙人退出,其他合伙人不愿意接管。”国内某股权转让研究中心人士王明表示。

在过去一年,中国悲观的市况导致S基金的折扣率高于海外市场。朋友们问我,最多的时候,你们的折扣率是多少?我说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因为我觉得折扣是根据标的来定的,在去年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我们可以看到折扣力度颇大。普遍来看,去年能够拿到六七折的资产非常多,我们去年有一个标的更极端,基金份额按照公允价值打到了三、四折。

王雪认为,当出现流动性不足或者难以承担未来的投资承诺时,通过权益转让,LP可以避免更多的投资并很快收回大部分投资和回报;当LP投资的GP过多或面临投资期限、地区和类型的战略调整时,PE二级市场对于LP来说也是一个强有力的工具,可以实现投资组合再平衡。此外,当GP更换投资经理或者GP的投资策略与LP出现分歧时,LP也可以选择通过这种方式与GP“友好分手”。

同时,国内S基金交易主要集中于基金的份额转售让,卖方主要出于提高流动性的目的来出售份额。交易过程中信息不对称、尽调、估值、中介机构服务缺乏这些难题,还是制约着行业蓬勃的发展。S基金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PE二级市场最大的作用是为PE这一缺乏流动性的资产提供流动性,这种流动性不仅是基于一级市场LP的,也是基于GP的。

S基金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称,这部分是由于尽职调查难度较高。一方面,私募GP不愿意将自己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完全公布。另一方面,即使GP配合,如果一个S基金交易包含了三五十个项目,如何在短时间内做出有效判断是很不容易的。

“基金的存续期一般是7年,3年投资期过后,被投项目的业绩基本可以确定。如果从第3年开始接盘,自然能降低风险,提高收益。”北京某PE二级市场投资人表示。

信息不对称进一步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估值难。每个项目都要估算净资产和现金流,还要判断整个S基金的IRR,这些都相当不容易。同时,S基金的交易结构正在变得复杂,而不只是转让份额,这也使估值变得困难。

定价“拦路虎”

最后,S基金整个的生态系统发展度不高。中介服务机构是很不错的,但是对S基金市场真正的投入度是很有限的,我们希望S基金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中介机构也提升自己的服务专业度。

除了万亿存量,折扣也是PE二级市场的另一大吸引力所在。

尽管S基金面临这几个挑战,但是机遇仍然不小。资管新规的出台,对政府引导基金和一些基金的后续出资产生了负面影响,一些基金不得不转让部分项目,这是政策原因造成的特殊交易机会。同时,2008年到2011年期间募集的基金,差不多到了该退出的时候,这也是一个投资机遇。S基金制胜关键:数据积累及项目判断

“几乎没有溢价接盘的,基本都有流动性折扣。”据国内某PE二级市场投资机构合伙人谢峰透露,在PE二级市场的交易中,30%的折扣在业内很普遍,最多超过50%的也有,不过如果项目比较好,折扣就比较低,可能只有5%。

对于S基金来说,有两个关键节点:第一个是选品,底层资产的信息披露和获取很关键,去年不少的标的层层结构化,这种标的我们全部不看。第二个是估值定价,积累的丰富数据,对估值最为重要。

“与PE一级市场不同,PE二级市场的盈利空间除了通常意义上的企业自身成长带来的增值,以及估值的增长,还有一个是‘流动性折扣’,即不管是LP份额还是GP份额,买家提供的是一个流动性。卖家没办法IPO或者并购,这时候想要出手就要有折扣。”谢峰表示。

做S基金,你没有数据沉淀和积累,只是拿到单一的资产包,是无法做出有效判断的,从这一点来看,母基金做这个事情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王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项目估值10亿元,打八折卖给接盘方,等到上市时如果是20亿元,接盘方就浮盈1.5倍。

歌斐的多元母基金对市场中众多GP做了长时间的投资,直接投资的基金超过200个,间接投资的企业4800家,因而积累了一个丰富的数据库。有了P作为基础,在此基础上,歌斐能够充分发挥S(Secondary)和D(Direct
Investment)的优势,为转型奠定基础。

而折扣和短投资周期带来的直接结果是,PE二级基金的IRR比较高。“回顾2010-2013年年份的PE二级基金,IRR的中位数保持年化20%左右。最大IRR回报是2010年的一只基金,达到了63%。对比其它类别的私募股权基金,PE二级基金的IRR中位数保持了领先的位置。这出乎许多投资人的意料。”北京某PE二级市场分析师表示。

同时,歌斐资产作为基金业协会成员,参与汇编了《中国基金估值标准》,为公司内部评估各个基金提供了更加准确的方法论。

投中研报显示,目前国内“S基金”规模大约是200亿元左右,通过“S基金”退出的仅占0.11%,与IPO、股权转让、并购等相去甚远。

有了估值方法的指导,歌斐的数据如虎添翼,能够更加充分发挥其作用。

对于PE二级市场退出占比较小的原因,业内人士认为,最大的“拦路虎”或许来自定价。

不单单是丰富的数据和估值方法论,我们也积累了不少实操经验。机构投资调换仓位和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暴雷,为这个市场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会,随着市场情况的改变,我们不断迭代自己的策略。在过去5年,我们投了50多个亿,在项目的估值、谈判交易中积累了一些经验,这也是我们不断做得更好的基础。(文/杨健楷
来源/投中网)

王雪认为,PE二级市场的估值一般会从以下三方面来考量:一是对于LP权益的定价与评估必须对PE的被投资企业进行定价与评估;二是确定作为被投资企业股东之一的PE在整个被投资企业中所享有的权益,即需要考察和解决PE与其他被投资企业股东之间权利与义务的安排问题;三是进一步分析和确定拟出售基金权益的LP在整个PE基金中所占有的权益数量与特点,即需要考察和解决该LP与其他LP以及该LP与GP之间的权利与义务安排问题。

“估值的困难,以及买卖双方的估值差异,也成为目前市场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王雪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定价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涉及到诸多环节。如果企业在过去的6个月之内有新一轮的增资,可以据此为标准,设置流动性折扣。如果这企业上一轮融资时间距离较远,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分析。

此外,尽调也被认为是另一大难题。“转让LP份额时,评估过程需要把GP的投资组合重新审核一遍,而目前国内很多GP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泄露给别人。”王雪表示。

“‘二手份额’交易体系需要升级,需要很大的风险对冲空间,对于资产的配置方式也有着独特的要求。”前述PE二级市场投资人表示。

为了适应股权投资市场的发展,近年来PE二级市场也在不断进行着自我的变革。

以“S基金”为例,目前来看,国内的“S基金”主要有四种交易形式:LP型、直投型、扩充资本型和收尾型。

其中第一种应用最为广泛。LP型交易产生于当一只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者想卖出其所持有的股权份额给其他投资者时,新进购买方将代替原先的LP。对于原来的LP而言,其作用就是提早获得现金、改变投资策略、锁定基金回报率。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的部分母基金已经开始试水新的玩法:P+S+D投资策略,常规配置组合是5:3:2。以P为主,S和D为辅,利用P深入行业核心层,通过S增加流动性,D则主要用于提升收益。

平台合规性遇挑战

万亿存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机构加入其中,不过多数仍然处于观望状态。一方面是专业知识匮乏,另一方面则是来自合规性的风险。

前述的股权转让服务平台也进行了风险提示:“因国家宏观政策、法律、法规的变化,紧急措施的出台,相关监管部门监管措施的实施等因素,导致平台可能被认定违反法律、法规或相关监管要求,亦可能需进行清理整顿。前述情况可能会影响交易正常进行,也可能导致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或者其他监管规定,进而导致相关交易文件被宣告无效、撤销、解除或提前终止等。对此平台管理者不承担任何责任,用户应自行承担由此导致的损失。”

“不久前,某地方产权交易所计划开展PE二级市场交易服务,但被叫停了。”北京另一PE二级市场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投中研报显示,国内GP有两成愿意参与PE二级市场的交易,23.08%处于观望状态。这也显示了PE二级市场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业内人士认为,交易结构和投资条款谈判复杂,估值缺乏相应的标准和基准,GP和LP对二级市场的理解都制约着PE二级市场的发展。

王雪认为,虽然上述局部的实验部分效果显著,但从目前国内整体的PE二级市场发展现状看,进展依然较为缓慢。

在王雪看来,原因主要来自于以下两点:一是“习惯了千军万马挤IPO”的GP还是习惯老套路,对于PE二级市场认可度不高。从中国PE的发展现状来看,对流动性需求最高的是GP,GP主导的PE二级市场交易应成为市场主流,但现实却恰恰相反。中国PE一级市场的GP大多醉心于IPO,对于PE二级市场提不起多大兴趣。当然这与回报率密切相关。二是现存的一些市场结构性问题,也是阻碍该市场发展的重要原因。比如中国的LP多以散户为主,仅有少数机构投资人、政府机构以及政府引导基金手中有少数基金份额,过度分散的结构很难促成大规模的交易量。再如中国本土的专业买家依然十分匮乏,目前仅有少数母基金和专项二级市场基金,没有形成足够的市场需求。

“根据统计,即使加上并购退出,新三板挂牌转让等方式,中国PE目前的退出率也仅维持在10%左右。未来两三年,新一轮退出潮又将逼近,届时GP将承受更大的压力。虽然从国际经验看,PE二级市场交易往往是在净资产现值的基础上打一个折扣,但不失为流动性管理的便利工具。中国的GP或许在收益率和流动性方面需要学习更多的‘平衡术’。”王雪表示。

而谢峰则认为机遇大于风险。“万亿存量其实都可以被视为PE二级市场容量,不过具体还要看退出需求,其实未来想象空间蛮大。”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